硬汉app下载链接

听完关平的话,甘宁这才抬起头,郑重的道:

“我不是求你去请张神医,而是请关小将军,你,前去救我大哥的性命!”

“我?救你大哥的性命?”

关平指了指自己的鼻子道:“甘将军,你莫不是昏了头,我哪里会治病救人啊?”

甘宁一脸问号,这小子直接不承认!

关平一听就直接拒绝了,这种救人的事绝不能掺和,侥幸治好了,那就万事大吉。

若是治不好,那这仇可就真正的被记在小本本上了,成为将来攻击的借口!

人心险恶,倒打一耙的人不在少数。

要说忽悠人,关平还是有些把握的,但是这治病救人的事情,关平当真是没把握。

甚至他连个半吊子都算不上,顶多算是知道一些常识性的问题,虽然他们都不晓得,就显得关平技高一筹。

可谁让关平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呢。

在卫生消毒以及伤口处理上,关平比大汉土著居民要强得多。

清纯美女拍摄沿途风景

可论治病救人,那还得靠张神医那种人,实在不行,寻常的疾医治病也比关平要强上不少。

“甘将军,这事得找张神医,非得让我去治,我八成连当个兽医都不合格。”

“少将军,你“会”医术的。”一旁的周鲂小声说了一句:

“咱们军中早早的传遍了,你护卫王喜就是你从东岳大帝那里硬生生抢回来的。

你又偶尔给军中士卒治疗刀伤,想必他们也听到了这个风声,兴许咱们营中有江东的探子。”

周鲂最后一句压低了声音,旁人几乎听不清楚,可关平却听清了,此事若是外传,说不准江东就派了谍子。

关平心下了解,对于谍子的事情也记在了心上:

“胡说,你们平常吹牛可以吹捧我,这个时候也别瞎说,免得甘将军误会。

我真不会治病救人,王喜那是命大,根本就不是我救回来的,王喜,是不是?”

“少将军说的是及,自然是我命硬!”

王喜也不会说些胡话,他也是伶俐人,晓得少将军的意思,他不想给江东的人治病。

跟在少将军身边越久,王喜就发现少将军就是个无利不起早的人。

或者说少将军是个不见兔子不撒鹰的人,在没有得到一些好处或者能够引起他兴趣的事情之前,他断然是不会轻易答应别人的请求。

这件事,关平着实没有理会过会流传的如此之广。

当时从汉津渡口逃走的时候,身边只剩下几百残兵,而那条船上,更是没有多少人。

如今这事怎么就给传开的,连关平都不知道。

实则是当初关平与张三爷在营寨中大战百余回合,即使是张三爷有意给他喂招练习。

关平表现的如此勇猛,自然十分引人注目,此事也就被围观目睹的人给暗暗传开了。

毕竟谁知道点八卦都想说一说,大汉也没得什么合适的娱乐场所,平日里闲谈也是个谈资。

再加上少将军关平用计从曹操那里骗来了二十二万支箭,那可当真是风头无二。

少年英雄,谁不喜欢,此事给赤壁之战前夕孙刘两家士卒都注入了一股强心剂。

哪个士卒之间谁不讨论讨论少将军关平,那就是消息闭塞之人,不配跟大家在同一个锅里吃饭。

原来曹操他也是个蠢人,竟然被一个少年郎给骗了,而且还是咱们家的少将军,诸如此类种种!

如此种种之下,连关平他能治疗刀创伤之事,也给传开了。

反正少将军就是上天入地,无所不能,前途是光明的一个人,跟着他混,将来制定能够封侯拜相,娶个媳妇等等。

而那时候三兄弟社团也是正值新败,正愁没什么大胜激励士气的呢。

关平又是自家主公的子侄,顺势就给宣扬起来了。

这些事着实给了三兄弟社团的基层士卒多一些信心。

面对百万曹军气势汹汹来袭,谁能没有压力!

谁都愿意自家阵营当中能够出现个能力挽狂澜之人!

然后少将军关平他就适时的挺身而出了,成了激励士卒的榜样。

其实诸葛亮这次本就是按照关平的法子备了一些治疗刀枪创伤的药。

虽然甲胄防护得当,但万一受伤了,总要有备无患。

可是现在甘宁求到关平了,自己就一定要给他治吗?

万一这里面,有坑,是个圈套呢!

别忘了,大家可是表面兄弟,塑料情义。

场面话可以天天说,但这事嘛,多看少做,免得落人口实。

最重要的是他们有背刺的前科啊!

关二爷在前方与曹仁打的热火朝天,还要派人不去后方基地江陵城调粮。

反倒费劲巴拉的去孙刘两家的边境湘关抢粮的事情都能无中生有出来,还有什么借口他找不出来的。

借南郡这种行为,明明是有利于孙家的,免得刘备势力不能和曹操的势力接触上。

刘备有了南郡,便可以帮孙权分担压力。

二人一拍即合,乃是双赢的政策,孙权更是高兴,毕竟把整个荆州的曹军集团的军事压力全都甩给了刘备。

只是刘备后面抓住机会踢开了孙权独占益州。

什么借荆州是有借无还,后面孙刘两家和平协议讲和。

以湘水为界瓜分荆州:以西的南郡、武陵、零陵归刘备,以东的江夏、长沙、桂阳归孙权。

这借南郡的事情,就已经算是没得借口了。

然后爱纵火社团扛把子选择直接干出背刺盟友的不义之事。

占据三兄弟社团的全部荆州地界,导致了荆州最高长官关二爷阵亡,可就这样,江东后面还是没得守住江陵等地界。

多做多错,那就不如不做。

省了麻烦,更免得被人当了借口,将来成为被攻击的一个点。

虽说三兄弟社团扛把子靠着名声赚吆喝,可是关平的长辈名声已经够好了,关平也不需要什么太好的名声。

毕竟子侄辈不顾名声犯些错,那也是实在正常的很,不必太过于苛刻了。

关平也是赶紧抱拳回绝道:“甘将军,不是我不出手相救。

实在是小子我连个兽医都算不上,平日里也就是吹牛博易,过过嘴瘾。

我关平就是个带兵打仗的,哪懂得什么治病救人啊?

杀人伤人我现在倒是颇有心得,还望甘将军谅解。”

“关小将军,你当真不愿意救我大哥?”

甘宁脸上一片急切之色,连关平都不肯出手,那自家大哥十有**可就要死了。

“甘将军,实话实话,不是我愿不愿意救的事情,实在是你听说我会医术。

这事。

根本就他妈的的不靠谱!

是哪个人乱嚼舌根子,让我知道了,非得扒了他的皮,敢陷我于不义。”

关平随即摊摊手道:“若是我当真跟甘将军去了,那若是救治不当,医死了甘将军的大哥,那甘将军会不会挥刀砍了我?

就算甘将军无所谓,但是旁人会说我是故意医死的,挑起孙刘两家矛盾。

就我这点三脚猫的医术,我敢肯定,极大可能会医死了甘将军的大哥。

如此这般,甘将军还敢用我吗?”

“敢!”

关平:???

我话都说这样了,你敢还接!

果然是混社团的,话赶话,脸皮再不厚些,犹犹豫豫的那当真早就该被人给砍了。

甘宁斩钉截铁的道,既然他已经打定主意来了,方才又再三向关平低头了。

若是还不能请关平去救治自己的大哥,不仅这趟白来了,大哥连生还的机会都没得了。

这显然是甘宁不愿意见到的结果。

无论如何,也得请关平回去瞧一瞧,至少要瞧一瞧,给大哥一个希望。

关平一下子被甘宁给噎的说不出话来了,反正不是医你,你倒是真敢答应。

你答应死,舍得你大哥一身剐,我还不一定要答应,陪你练一练手呢。

“关小将军,吾乃丁奉。”小将丁奉也是往前一步直接开口道:

“我早就听闻过关小将军的大名,心生佩服,始终没有机会结交,今日总算是相识了。”

“丁将军,你好,久仰久仰。”

关平也是颇为正式的抱拳,丁奉算得上是吴国老寿星了,比廖化差一点点。

从抗争曹操开始,一直到西晋建立,可谓是老三国了。

听闻其一手飞石使得是出神入化,就跟没羽箭张清一样。

而且对于季汉的处理关系不算太差,倒是个可以结交的人,尤其是比较年轻,是个可以灌鸡汤的人,好好拉拢一番。

丁奉对于关平的久仰倒是颇为惊诧,想不到他也听过我的名号?

说明这些年他勇猛作战还是起到了一些作用,至少不会让人心生你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丁奉随即把杂念抛出脑外:“我只问关小将军一句话,还望能够诚实告知于我。”

“丁将军请讲,若是我知道,必然告知与你,谁让咱们两家是盟友,乃是亲亲的好兄弟呢。”

“好,有关小兄弟这话我就放心了。”

丁奉一阵感动,果然还是年轻人之间有共同话题,直来直去的,哪有那么多的弯弯绕。

对于丁奉的这般回答与神色,关平倒是愣了一下。

莫不是丁奉这个后浪虽然勇猛,可是在东吴的这帮前浪并没有什么可以过多表现的机会?

故而自己对他说些场面话,他就感动的不行不行的了?

要是这样,那是不是也忒好忽悠了一些。

下次在多给他戴些高帽,反正逢人送一顶,也不要钱。

关平甚至在想,丁奉他是不是在跟自己飙演技!

“关小兄弟,我就托大问你一句,你可会一点医术?”

“实不相瞒,丁兄,我只会些皮毛的医术,比如在母马生产时,我攥着拳头在一旁喊萌萌站起来。

亦或者是母猪的产后护理,以及如何阉猪等上手操作心得。”

这番话听得丁奉一愣一愣的,兄弟你平常里干还真他娘的是兽医的活计。

阉猪倒是好理解,什么叫母猪的产后护理,给猪揉搓(和谐)奶奶,让它下奶?

孩子没奶水,会揉奶,这个丁奉知道,猪那么一排奶扣,你一双手能揉的过来?

这是什么癖好!

最后那个萌萌站起来是什么意思?

丁奉一时脑瓜子嗡嗡的,有些跟不上关平的思路。

到底是谁传出来,你跟张仲景神医一同讨论医学的?

这事难不成是假的!

丁奉随即抛出一切杂念,直接开口道:

“关小兄弟,实不相瞒,我等在出来之前已经以周泰那厮打了赌,若是你当真会医术,他就生吞三斤马粪。”

“周泰!”关平眼睛一亮直接开口道:“他要吞三斤马粪?”

“这事自然是真的,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我就是想让关小兄弟亲自与之对峙,我早就看他不顺眼了。”

丁奉也是颇为同仇敌忾的说了一句,他当真不是设计帮甘宁,就是年轻气盛,单纯的不爽周泰先前的那些言行而已。

至少要让关平随他去一趟自家营寨。

更何况不爽周泰的年轻将领又不止他丁奉一个人。

“什么,他真的要吞三斤马粪!”关平没忍住放声大笑道:

“周泰可当真是好大的胃口,三斤马粪眼睛都不眨就想要光明正大的找借口尝一尝。”

“哈哈,我也觉得他是想尝尝。”

“马粪可是个好东西。”关平急忙给丁奉普及道:

“想当初耿恭口渴,吏士渴乏,笮马粪汁而饮之,这才坚持下来,感动了老天,最终获得了水源,吓跑了认为有天人帮助的匈奴。

我猜测周泰将军这是想要效仿先贤耿恭,感动上天为击败曹军做准备,我等理应鼓励他。”

“啊,耿恭榨过马粪汁喝,竟然还有这般道理!”

丁奉一下就感觉自己学到了。

甘宁捏着拳头,本以为丁承渊是帮自己的,没想到这俩人竟然丝毫不顾及自己聊上了。

“我其实很想看看他吞马粪的样子。”

丁奉毫不在意的说了一句,反正在场的也都是甘将军的心腹。

他是主公指派给甘将军的部下,自然也是甘将军的心腹。

“助人为乐乃是快乐之本,我这就去看周泰他表演吞三斤马粪,不,是去看周将军向先贤耿恭学习。”

fp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