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线香蕉视频下载app免费下载

哦,好吧。

忘记南极大陆和华夏有时差了,他们现在还是愚人节……

王直关闭窗口。

噔!

霎时,又是一条讯息出现眼前。

“商城改版,华夏时间4月7日0:00,正式开放!”

带着礼花的字体,让王直的视线停顿了好几秒。

这是愚人节玩笑part2?

不像。

“4月7日,就是下个星期天。”

“南国又玩什么?”

王直很好奇。

嫩白如玉mm洗澡前的调皮一幕

和各国完成一次交易,关闭了商城,现在又再开?

这么言而无信的吗?

堂而皇之的蹬鼻子上脸。

M国和欧盟会采取行动吗?

“这一手太极打得漂亮。”王直感慨,现在M国和欧盟质问,南国也大可推说是愚人节玩笑,借此试探各国底线。

又或者,他是改头换面再来一次,就像某狗仔偷拍明星爆料,遮遮掩掩,暗示明星花钱消灾,最后拿钱走人,赚得盆满钵溢。

真真假假,具体怎么样谁也不知道。

“那就4月7日再看呗。”

王直无所谓。

他第一桶金已经赚到了。

现在本钱雄厚,可以大手笔倒,只不过这次提前六天通知,世界的原能者都已经做好准备,比他有钱有势的原能者多的是。

这一次,估计没啥大利润。

……

明州中学。

“恭贺进入决赛圈!”

“勇往直前,再创辉煌!”

一张张红幅拉在教学楼前,极为醒目。

王直甫一进校门,就被这喜庆的氛围给整懵逼了,同学们热情洋溢的笑脸,看着自己就像看到传说中的人物似的,高一高二的学妹们还红着脸跑开了。

等等。

好像是学弟。

学校公屏上,滚动播放着东宁电视台的录播,三场预赛连成剪辑,显示屏上的战斗精彩万分,看得人热血沸腾,许多学生聚在那里看了一遍又一遍,依然兴高采烈。

太久了!

明州中学已经许久未进入东宁市高校杯的决赛圈了。

这一次,终于扬眉吐气!

“嗯,确实挺帅气的。”王直看了看显示屏上的自己。

回去多照照镜子。

教室里,就平静许多。

毕竟大家早就已经狂欢过了,而且昨天班都在现场,王直走后,据说宋美女请客,大家一起吃饭K歌一条龙……

想到这,王直不禁叹了口气。

“直男你昨天后来去哪了,打你电话也没人接。”张宇凑了过来。

“高空速降。”

“我靠,玩这么刺激,是三千米高空的跳伞吗?”张宇满脸兴奋,“听说比蹦极好玩多了,我都还没试过。”

“可以试试,不带降落伞更好玩。”

张宇哈哈大笑:“瞧你得瑟的,不带降落伞怎么玩?”

王直耸耸肩。

※※※※※※

东宁市军区。

“大家听着!打醒十二分精神,必须要守好A级通缉犯黑霸!”

“邪恶扑克还有两个B级通缉犯在逃,东羽队目前正在力抓捕。”

“是,长官!”

……

“奇怪,先是桃丝,再是黑霸,东宁市是不是有什么人得罪了邪恶扑克,不然他们怎么老往这里跑?”

“邪恶扑克是东海势力,最近几年突然冒起,发展相当迅速,走的是KS的精英模式,奸淫掳掠,无恶不作,汇集了东南亚一片恶名昭彰的原能者。”

“好好守着别聊天,到时候出了事,长官怪责起来谁也担当不起。”

“是!”

……

……

放学。

在一众崇拜的目光注视下,王直悠哉悠哉的打上车,直奔东宁一中。

背包往小空间格里一扔,神清气爽。

有空间宝物就是好。

自己两套战甲都在小空间格里,随时都可以拿出来,其它都在内视空间仓库,真要部堆小空间格,一立方米的空间还真塞不下。

“踏。”

王直下车。

路过东宁一中,走向不远处的军区。

一辆辆军用吉普停在外边,一队队面色冷峻的士兵一丝不苟地巡逻,门岗上的士兵站如青松,眉宇间铁血英气。

“站住!”

巡逻的士兵伸手一拦。

王直指了指手上的生命监测器。

巡逻士兵微微一怔,随即放行。

看着往军区大门处走去的王直,眼中有一丝惊诧和些许羡慕,随即面色一正,继续认真巡视,重犯在押,容不得半点懈怠。

咔!

王直确认身份,进入军区。

华夏王牌军相当于军区的特种部队,精英中的精英,出入自由。

“这里就是东宁市的军区啊。”

王直四处走着,遇到军官士兵都会打招呼,对方都是一个笔挺的军礼,让王直感到挺不好意思的。

嗯。

挺爽。

之前在东宁一中,遥遥眺望,能见到出操的士兵,进入军区后就更清晰,挥汗如雨,青筋暴露的训练,精益求精地增强实力。

对于军人,王直发自心底的尊敬。

没有他们,又怎么会有现在和平而强大的华夏。

“军区重狱在哪咧?”

王直现在有些怀念透视眼。

大眼珠子其实不看那些长针眼的,也有蛮多用处,都是大家想歪了。

东宁市有关押普通犯人的独立监狱,及关押特殊犯人的军区重狱,这些关押在军区的的重犯,往往都是通缉犯,精英原能者是实力最低的,很多都是非凡原能者。

王直特意来薅羊毛。

为此,中午十二点本可以施展智慧大爆炸,也都留到放学。

再说在学校里也没什么原力可吸。

吸那些普通原能者王直下不了手,顶多像蚊子轻轻啜一口,就像在东宁公园里溃吸的,雨露均沾,基本不会让人查出来。

但吸那些十恶不赦的重犯就不一样了!

心安理得有没有?

像水蛭那样撕咬有没有?

他们一个个实力都很强有没有?

逮到不把他们薅秃一层皮,可对得起自己这一身铿锵正气的次元术?

只是……

咋那么难找哩?

王直有些头疼,该不会是和宋美女接触多了,被迷路了吧?

总不可能问人家士兵,你们军区重狱在哪吧?

不把自己当奸细抓起来才怪。

“嗯?”

王直一边走,一边观察。

今天的军区气氛有些紧啊,莫不是因为自己微服寻访?